1. 首页
  2. 梓薇取名的寓意

[巴基斯坦]乔戈里峰/K2峰:整理,致哀,决定的喘息时间 纳峰

编译:Mintina 最新更新,Gavan退出探险活动Tamara Lunger和Alex Gavan

照片提供:Tamara Lunger

Alex Gavan,“认真深入地分析了各种迹象,”而且,对于Sergi Mingote的遇难感到心碎,终止了在乔戈里峰/K2峰,不使用辅助氧气的冬季尝试。

明玛G去往山峰 - 也是登山历史的顶点

照片提供:@lakpa8848

进行第二轮海拔适应训练的全部登山者已经返回山峰大本营,等待下一次好天气周期的出现。同时,周六登顶山峰团队的部分成员正在收拾行装,准备返家:他们会在1月20日乘坐直升飞机,回到Skuardu村,随后,将在伊斯兰堡举行一次官方庆祝活动。在过去数日的胜利和悲剧之后,身处大本营的每一个人都迎来一些安静的时间,在自己的帐篷内反思。

最为知名的登顶者之一,明玛G,最终分享了一张自己的照片(上图)。他承诺在乘坐飞机回到Skardu村镇后,他将分享此次攀爬的细节。Alan Arnette与明玛进行了交谈,他承认自己在攀登过程中使用了辅助氧气。明玛还与纽约时报分享了冲顶夜晚,在难以忍受的寒冷之中,从3号营地出发的震惊之情。“我的身体变得麻木,我希望放弃探险活动,”他说到。根据报道,登山者们之所以继续仅是因为尼玛普加催促他们。

根据纽约时报,普加自己也准备离开山峰大本营。尽管所有人都使用的是Seven Summit Treks团队申请的许可,其中之一,19岁的Adriana Brownlee是普加的客户。她希望这个冬季能够在喀喇昆仑山脉为(随后)春季珠穆朗玛峰探险活动进行训练,并到达一处海拔更高的地方(她的确成功完成)。现在,她或许会返家。我们从Sergi Mingote遇难事件中遗憾地看到,即使是对于经验最为丰富的登山者,乔戈里峰/K2峰海拔更低的营地也可能致命。

未来数日,对于决定不借助辅助氧气的登山者,Juna Pablo Mohr,Tamara Lunger(编者按 - 根据最新报道,Alex Gavan已经退出)来说并不容易。Mingote的死亡对他们产生了极大影响,尤其因为,他们是在其从1号营地返回前进营地过程中滑坠时,首批来到这位西班牙人出事地点的人员。

“我们竭尽所能,但是遗憾的是,毫无希望,”Lunger写到。“至少,我们距离他很近。”

尽管这令她痛苦,Lunder依然在Instagram网页上分享了一段视频,其中,她,Juan Pablo Mohr及Mingote身处1号营地,在一个阳光照射的傍晚,欢笑,起舞。“我见到(这个情景),顷刻之间失去了一位如此出色的朋友,有着极为积极乐观的心态,快乐,而且充满对于山峰,其他人和生活的热爱,”她说到。“谢谢你@sergimingote!为我们在1号营地的轻舞,为我们的欢声笑语...!”

本月早些时候, Sergi Mingote身处乔戈里峰/K2峰

照片提供:John Snorri通过Instagram网页

同样感到震惊的还有明玛加布“大卫”夏尔巴,普加的队友和世界级喜马拉雅山区登山者。“返回山峰大本营,我带着登顶的荣耀徒步下撤,但是…在发现我的朋友,Sergi Mingote离开了我们后,(留下了)悲痛的泪水,”他说到。“我依然无法相信。”

明玛大卫和Sergi Mingote - 伟大的登山者,伟大的友谊

照片提供:明玛大卫夏尔巴

在试图营救于Pastori峰失踪的Alexander Goldfaarb后,John Snorri,Muhammad Ali Sadpara及Sajid Sadpara也陷入悲痛。他们随后发现他滑坠死亡。Goldfarb伤心欲绝的同伴,Zoltan Szlanko近日正身处他们的帐篷内。最后一句,Snorri和Sadpara父子依然期待登顶乔戈里峰/K2峰。

Antonios Sykaris,Atanas Skatov和其他人完成了他们第二轮海拔适应训练,所以,他们或许已经准备好在天气情况有所好转时,进行冲顶尝试。前田径运动员,Magdalena Gorzkowska也宣布,自己准备就绪,并决定不再安排海拔适应锻炼。“每一轮都是遭遇落石的摸彩过程,”她说到。“现在,我们正在等待好天气周期。”

1月18日,Magdalena Gorzkowska身处大本营,拍摄了一张哗众取宠的Instagram网页自拍照

依然等待细节

三日后,我们依然在登顶登顶队伍的细节说明。这里是否有团队登顶照片,因为领攀者停下,稍等片刻,这样所有人能够一同迈向顶峰?之后的探险队伍能够从部分使用辅助氧气的登山者和没有借助辅助氧的尼玛普加的表现中学到哪些经验?山峰上端区域是否固定了路绳?3号营地之上情况如何?除去领攀者普加及明玛G之外,登山群体也非常愿意了解其他八位登山者的观点。这项成就是个体成员不再被视作是车模的“探险夏尔巴”,在这个伟大的故事中与主角平分秋色的完美机会。

关于风格的争论是否有失公允?

部分纯粹主义者倾向于把在高海拔区域使用辅助氧气的登山者视作为借助血液兴奋剂的行为

照片提供:Scintica.com

上个周末,乔戈里峰/K2峰首次冬季攀登出现之前,高海拔登山圈一些最为顶尖的人物,例如,Simone Moro及Denis Urubko温和地表示,他们愿意看到有人在不使用辅助氧气的情况下完成攀爬。而来自波兰的大型山峰攀登明星,Adam Bielecki则更为直接,建议到, “使用辅助氧气攀爬八千米级别山峰就如同借助电动自行车完成环法骑行。”

在成功登顶的新闻发出后不久,Bieleck在再次提出关于借助辅助氧气的争论前,首先祝贺了这支十人组成的尼泊尔团队:“众所周知,在冬季,乔戈里峰/K2峰可以借助辅助氧气取得成功。对于我,真正的问题是:是否,何时和何人能够在没有‘兴奋剂’的情况下到达这座山峰的顶端?”

当日晚些时候,Eilecki接受了波兰媒体涵盖内容很广的采访,他赞扬了尼泊尔团队,并表示,对于尼泊尔登山群体,此次攀爬的重要性。但是随着采访的深入,这位波兰人开始变得尖锐,并重申风格至关重要,而且,自己依然对在冬季,不使用辅助氧气攀登乔戈里峰/K2峰的想法保有兴趣:“我认为这种大肆宣传随后会沉寂下来。显然…我依然在思考乔戈里峰/K2峰,此次攀爬并未对我的想法产生太多的影响。”

Adam Bielecki继续在高海拔山区保持波兰(团队)成功的传统

照片提供:Agencja Gazeta

Bielecki把自己或是其他团队不借助辅助氧气的冬季尝试视作是风格改进的过程:“随着我的攀登在风格方面有所进步,尼泊尔的尝试也可以有着同样的发展。”这是大多数八千米级别山峰攀爬的自然发展规律,首先使用辅助氧气和连接路绳,之后,发展为不借助辅助氧气/或是阿尔卑斯风格尝试。

1月18日,Simone Moro直言不讳,针对键盘后的纯粹主义者说到:“你可以不断进步,总是有更好风格和更高道德标准的空间。只要有那些希望做出改变和那些对于这个冬季的风格并不欣赏,愿意离开电脑,成为潜在创新者的人们,登山运动就会一直充满活力。”

尽管得到了使用辅助氧气队友的精神支持,尼玛普加在确认自己没有借助辅助氧气登顶山峰后,关于使用辅助氧气的争论或略有平息。

尼玛普加,没有使用辅助氧气,站在乔戈里峰/K2峰顶部

显然,这场关于八千米级别山峰借助辅助氧气攀登的令人疲惫的争论已是老生常谈。在上世纪二十年代,珠穆朗玛峰探险期间首先被提出。或许与之关系更为密切的风格争论焦点集中在连接路绳和大型登山者团队围攻山峰的做法(编者按 - 部分先锋登山者曾表示,其中包括希拉里爵士和Bonington爵士曾表示,大型团队并不包括规模庞大的登山者队伍,从上世纪二十年代起,不论探险团队规模,每支队伍的登山者人数基本在十人上下,1963年,美国的首次珠穆朗玛峰探险活动中,登山者仅有11人,而雇用的夏尔巴背夫便超过900人之多)。

令人惊叹的是,考虑到海拔高度和令人痛苦不堪的寒冷,今年冬季乔戈里峰/K2峰的攀登是拉动上升器和连接固定装备的体能练习。尽管需要铺设路绳,但是领攀登山者们依然能够利用此前探险活动留在原处的横梯和其他固定路绳部分,以通过最具极速挑战的区域,例如House’s Chimney山谷。过去一个月时间里,山峰上的多支队伍在路线海拔更低区域铺设了路绳。

House’s Chimney绳距连接的横梯和路绳

不过,即使如此,人们必须有所选择。由于乔戈里峰/K2峰冬季首攀是沿一条多半个世纪前开辟的线路,大量登顶者曾使用辅助氧气通过这里,把这与纯粹的阿尔卑斯式登山进行严格比较显得并不公平。铺设路绳和借助辅助氧气对于大多数八千米级别山峰的首攀来说已经足够(夏季和冬季),而且这依然是大部分人尝试八千米级别山峰时采用的方式。此次攀爬也从未有成为金冰镐奖项候选探险活动的意图。山峰攀登,创造纪录,与阿尔卑斯式登山属于不同的攀登类别,在自己的风格中属于合理的范畴。

1984年,Nil Bohigas在安娜普尔纳峰南壁阿尔卑斯风格攀登过程中艰难行进。相较于借助固定绳索使用上升器,这是截然不同的世界

照片提供:美国阿尔卑斯日志

近日身处山峰大本营的60多人之中包括数位全能,世界级水平的阿尔卑斯登山者。并不包括David Lamas或Jean-Christophe Lafailles。没有夏季在西班牙8a难度线路安置螺栓的那类攀岩者,或是在加拿大逻辑山脉WI6级别攀冰的攀登者,又或是在阿尔卑斯山区开辟极具挑战的高难度混合线路的登山者,无人把所有这些技能带到更为广阔山区。并非沉浸在Google Earth网站搜寻,在中国偏远的角落发现一座5,000米高度,令人惊叹未攀山峰的浪漫纯粹。他们是那一类希望成为第一的探险者。现在,第一的大奖,“最后的,伟大的不可能的第一”,已经颁发,现在,了解依然身处山峰大本营的大量人员去往顶峰动力消退的程度是否已经无济于事?

如果不是为了万众瞩目第一的巨大诱惑,像Colin O’Brady这样一位全能探险运动员是否会出现在乔戈里峰/K2峰?

照片提供:Colin O’Brady

如果不是在冬季,由一支全部由尼泊尔人组成的团队完成,上周末的攀爬显然无法引起人们的很大兴趣。关键点就是让他们成为第一。无论是否借助辅助氧气。是否固定路绳。其他部分根本无关紧要。

信息来源:Angela Benavides,Ash Routen,Jerry Kobalenko

原创文章,作者:脓拖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pjyr.com/qumingdeyuyi/33953.html